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渺渺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渺渺

2023-02-03 17:52:28 1 0
3号小编

渺渺惊愕地瞠大双眸,映入眼帘的是安琪儿闪着八卦兴奋的美目。

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渺渺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渺渺

霎时,脸烫得如同火烧。

“啊,你真的被他给潜了?!”安琪儿夸张地叫嚷了起来,渺渺忙捂住她的嘴:“我和他什么事都没发生。”

嘴巴被捂,发不出声音。然,瞠大的眼瞳明显写着不信。

“安琪儿,你怎么满脑子都是……”渺渺气呼呼转过身去,差点儿被闷死的安琪儿大口大口喘气。

“喂,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啊?现在都已经是2016年了,好不好?再说,皇甫御阳实在是太传奇了,人家好奇也是正常的。你和他真的没有那个,那个……”安琪儿声音邪恶,奸笑着,用肩膀去撞渺渺的背。

“霍”一下转身:“安琪儿,你再开玩笑,我就回去了。”

“好嘛,好嘛,我不问了,不问了。对了,遥遥,你知道吗?卓兴然那渣男居然跟陶羽瞳有一腿。”她以前真是瞎了眼了。

渺渺知道自己应该愤怒,起码有被人欺骗的悲哀。

她也很想表达出正常的情绪,譬如咆哮,譬如狂怒,可她就像是听到一则与己无关的八卦消息一样。除了一笑置之,没有多余的感觉。

倒是安琪儿咬牙切齿,一脸狰狞,与她相比,她才是被抛弃兼出卖的正主儿。

“遥遥,你不知道他对外是怎么说。活似他才是最长情,最疾心的人。是你为了飞上枝头,抛弃了他。”安琪儿越说越生气,脸颊红扑扑。

“算了,嘴长在他身上,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。”渺渺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
“不行!你能咽下这口气,我还替你不值呢。遥遥,你放心,我会找机会替你出气的。”挥舞着小拳头,露出森森白牙。

安琪儿为自己的事这么生气,激动,渺渺除了感动还是感动。

太好了,不是安琪儿。她没有遭遇到言情小说里最悲催最狗血的桥段。

一把抱住了安琪儿:“谢谢你,安琪儿,谢谢。”

虽然有些莫名其妙,安琪儿还是回拥了她:“遥遥,我们是好姐妹嘛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五点半,豪华的劳斯莱斯驶入了巍峨壮观的城堡。

满天彩霞映衬下,城堡美轮美奂,像是藏在凡间的天堂。

见了安琪儿,渺渺的心情好了许多。

只是,她仍不知道皇甫御阳娶她是为什么?这一点如鲠在喉。不行,她要找他好好谈一谈。

皇甫御阳不良于行,城堡处处都是无障碍设置。能简洁的地方尽量简洁。

“少夫人,少爷在书房等你。”管家张彩微微躬身。

“好,我正要找他呢。”没有迟疑,往他的书房走去。

“叩叩叩……”先礼后兵。

“进。”隔着门板,皇甫御阳的声音多一抹磁性的诱惑。

渺渺推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设计十分明暖的书房。白与灰和谐相融,简洁而不失时尚。

脑中一直盘踞着网络上关于皇甫御阳性格阴暗的传说,原以为会看到一间暗黑色调,拉着厚厚酒红色窗帘的房间。

皇甫御阳一次次刷新了她对原有事物的认知,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深邃的眼眸从电脑上移开,转到渺渺身上。

“我派人把你未完成的画稿搬回来了,你去看看有没有少什么?”声音一贯的冷淡,就算是关心,也让人听出了冷情。

渺渺没有回应,而是一步步走近他。

隔着梨花木办公桌与他四目相对,她摒弃一切杂念和对他先入为主观感。

她不是傻子,别人对她是敌意,还是善念,她还是分得清楚的。只是,眼前被传成嗜血狂魔的皇甫御阳,她真的看不透。

除了身世比别人离奇一些,她和千千万万的普通女孩并无二致。

她和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不可能有过交集。

渺渺的打量很无礼,皇甫御阳却不介意。静静与她对视,纵容她的率真。

“皇甫御阳,你娶我到底是为什么?我有自知之明的,我虽身材不错,长得也还行。但和那些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相比并没有任何优势,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?”美目微眯,她很想看透这个传奇的男人,却是徒劳无功。

薄唇紧抿,眸色渐深。

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就在渺渺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薄唇轻启:“我一开始就说过,我需要一个妻子。”

“你可以选择别人啊,为什么是我?”他又在跟她打太极。

“你是真心想嫁给卓兴然吗?”不答反问。

“皇甫御阳,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?”她在他面前宛如透明,没有一丝丝隐私。而她对他却一无所知,这一点让她深深惶恐。

“你嫁给卓兴然只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罢了。”皇甫御阳眸色深沉,让人琢磨不透。

渺渺控制不住脸色惨白,这是她心深处的秘密。连安琪儿都没有说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皇甫御阳真的是个怪物,一个可以窥视人心的怪物。

“既然你不爱卓兴然,那么,嫁谁不是嫁?”淡若轻烟说着她的终身大事。

深吸一口气,渺渺站得笔直:“是,我是没有爱卓兴然爱到非他不嫁的地步。但我们交往了两年,相互之间很了解。他会对我好的。”

“是吗?你了解他已经和陶羽瞳交往一年了吗?你了解他,可以为了一个开发案的合同把你卖了吗?你了解他只是为了得到林长风手上的股份才追求你的吗?”声音如常平淡,却字字如刀,刺入渺渺最痛的脆弱。

“那么,你呢?你又是因为什么娶我的?”强压下震撼,她今天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因为你对我没有企图,我对你也没有兴趣。”说着似是而非的话,渺渺不想自作多情,但她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从书房出来,渺渺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又似仍被蒙在鼓里。

她发现每次和皇甫御阳对质,她总是气势汹汹而去,铩羽而归。甚至不知道自己败在了哪里!

在安琪儿家吃了很多零食,她一点都不饿。

回到房间,看到自己的宝贝画稿,霎时所有的郁闷一扫而光。她不是个爱纠结的人,更有颗随遇而安的心。

父亲当年为了荣华富贵抛弃糟糠之妻,娶了富家女。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将她养大,小时经常搬家,于是,她学会自己跟自己玩。

画画成了她最大的爱好,填报大学志愿时,她毫不犹豫选择了美术系。

毕业一年了,她没有当上画家,反而成了三流漫画小说作者。

好吧,她向来没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。她只想自食其力,能养活秦昊。能活成一只幸福的小猪。

或许是上苍怕她饿死,没有让她怀才不遇,只是,一直不愠不火。

将自己的宝贝一一搬出,仔细察看,确定没有任何破损才松一口气。

看到画稿的同时,她才记到一件重大的事。她和自己的编辑失联好几天了,脑海情不自禁珍妮面目狰狞,挥舞着镰刀砍向她的样子,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忙摸出手机,登陆QQ,里面珍妮的头像一闪一闪跳动着。

对话框弹出了上百条珍妮的留言,从一开始的温和软昵的“亲爱滴”变成后来粗暴的“你丫的给我滚出来”。

“珍妮姐,对不起啊,我几天出了一些事。欠你的稿子,我一定会日夜赶工,尽快完成的。息怒,息怒,当心生气长皱纹哦。”按下发送键,匆匆下了线。

趁现在无事可做,索性拿起画纸,开始涂涂画画。

这个故事,她已经想好了大纲,只是,对男主的设定还不是那么满意。

突然,皇甫御阳精致的脸孔,高雅的气息跃入脑海,笔随心动,快速在画板上画了起来。

没几分钟,一个漫画版的皇甫御阳跃然纸上。站在一树梨花下,一手插在口袋,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温柔似水的笑。他凝着前方,像是正对她深情款款。

渺渺吓了一大跳,忙撕下,揉成一团。本能地就要丢入垃圾桶,手举高时,却莫名不舍。

铺张开来,托腮看着。

乌瞳溢出丝丝疑惑:“皇甫御阳,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?如果真如传说中变态,残暴,又岂会任人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?”

以前天天死宅,就是懒得动,非要人追着催稿不可。

几天没动,倒是手痒得很。思如泉涌,停不下来。

待她画完一个章节,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。

肚子咕噜噜抗议迫使她不得不下楼觅食,大得吓人的空间,她差点儿迷路才找到了厨房。

冰箱里满满的食物,唯一遗憾的是她不会煮。

将冰箱翻个底朝天,连一包泡面都没有!

“饿了?”突然一道声音响起,吓得渺渺捂着心口,差点儿没尖叫出声。

转过身,穿着悠闲服的皇甫御阳年轻了好几岁,少了古板,多了几分亲和力。他的身材很好,是那种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的类型。
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渺渺终于还是没忍住,尖叫出声:“你,你,你居然可以站着!”

皇甫御阳丝毫没有被人揭穿的窘迫,从阴影处走到灯光下:“有拐杖我也是可以走的,不过,轮椅方便些。”

看清了皇甫御阳两侧的拐杖,渺渺高悬的心才松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啊。”她为自己的大惊小怪道歉。

“没关系。”皇甫御阳大大方方,这让渺渺更加愧疚。

“你要拿什么?我帮你拿吧。”话一出口,她又后悔了。一般的残疾人都很忌讳别人对他的缺陷指指点点,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头垂得更低了些:“对不起。”

“我们相识的时间尚短,你可以慢慢了解。”不给渺渺深思的时间:“彩姨说你没吃晚餐,是不是饿了?”

“咕噜噜……”羞人的叫声替渺渺做了回答,让她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。

该死的肚子在这时候凑什么热闹?

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,她还想找个借口溜掉呢。现在可好了。

“想吃点什么?”不知是否夜色的关系,渺渺觉得此时此刻的皇甫御阳很不一样。

他温和了,如同邻家大哥哥,没有一点网络报道上的残暴,甚至没有戾气。

“啊,我来找杯牛奶喝的。呵呵……”咧开嘴,她一定笑得傻毙了。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皇甫御阳,

“我想煮碗面,你吃吗?”像是没有看见渺渺的尴尬,皇甫御阳拄着拐杖,打开冰箱。熟门熟路,拉开第三格抽屉,拿出一包面条,顺手拿了两个鸡蛋和一个西红柿。

渺渺很想上前帮忙,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心。

更何况,她除了泡面这种懒人星球的快餐,其他的她一概不知。

她家里的厨房就是个摆设,灶台上早覆盖了一层灰。

渺渺陷入胡思乱想,一股食物的香气将她拉回现实。

以上就是关于上,体育课,课,被,捅了,一节课,渺渺,把,它,的内容大全。

收藏
分享
海报
0 条评论
1
请文明发言哦~